主页 > 大咖名流 >
1951年为让美国放弃战争准备在战场实施第六次战役
发布日期:2022-06-22 01:41   来源:未知   阅读:

  27日,美国为维护自身在亚洲的利益,宣布出兵朝鲜半岛,悍然干涉朝鲜内政。

  28日,朝军一路势如破竹,仅用3天便攻克韩国政治中心汉城,韩军溃不成军。

  同日,毛主席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8次会议上,严厉斥责美国干涉他国内政的无耻行径,指出:“各国人民的事情应由各国人民自己管,而不应由美国管。”

  尔后,周总理代表中国向世界发出声明,强烈谴责美国侵略朝鲜、台湾及干涉亚洲事务,阐明我国对朝鲜战争的态度,坚决反对美国武装干涉他国内政的可耻行径。

  美军登陆仁川后,我国政府几乎每天都通过广播的形式,严正警告美国,如果跨过三八线日,周总理在政协国庆大会上发表强硬讲话:“中国人民决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也不能听任帝国主义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不理。”

  然而,面对我国政府严正警告,美国政府不但置之不理,且变本加厉,不但越过三八线,更是将战火烧至我国东北边境。

  10月上旬,党中央出于保家卫国的考虑,毅然作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策,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由彭德怀担任志愿军司令,入朝参战。

  1950年10月19日,在彭德怀的一声令下,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8军率先从辑安(今集安)跨过中朝交界的鸭绿江,挺进朝鲜半岛,自此拉开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

  自1950年10月19日,38军率先踏入朝鲜半岛,拉开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至1953年7月27日,中国、朝鲜和美国在板门店签署停战协议,宣布停战。

  在这近3年的时间里,大家最熟悉的就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对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和韩军连续发起了5次大规模战役,即第一、二、三、四和五次战役。

  然而,鲜有人知的是,其实在第五次战役结束后,志愿军司令彭德怀曾有计划再次发起第六次战役,并已签署了作战预备命令,志愿军也对此作出了相应的战役准备。

  1951年4月22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三八线”南北地区对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及韩军发起第五次战役,旨在挫败其妄图从我军侧后登陆,配合其正面部队进攻我军,在朝鲜蜂腰部建立新防线万余人,成功挫败了美军的企图,让其不得不重新审视我军的战斗力,迫其不得不转入战略防御,并接受停战谈判。

  见美国终于被打怕,有了谈判的想法,远在北京的毛主席获悉这个情报后,决定抓住这个机会,积极地为即将可能来临的停战谈判做好各方面的准备。

  当然,在做谈判准备的与此同时,为了防止美国反悔,有想趁我军防御松懈突然发起偷袭的企图,毛主席也向志愿军司令部发电,要求志愿军做好军事上的准备,以坚决的军事打击粉碎美军的任何进攻。

  1951年6月初,毛主席在北京中南海接见了从朝鲜赶来的金日成,与他商讨了如何应对接下来可能到来的停战谈判的方针。

  “一方面积极同美国进行谈判,争取以“三八线”为界实现停战撤军;另一方面积极进行军事准备,防止美军突然袭击,以坚决的军事打击粉碎敌人的任何企图。”

  6月11日,毛主席致电朝鲜志愿军司令彭德怀,告知:中朝已同意与美国进行谈判,所以只要美国不主动进攻,志愿军暂时不进行大的战役,坚持在三八线至三八点五度线即可。

  同时,毛主席也告诉彭德怀,志愿军不能松懈,仍然要严阵以待,做好战斗准备。如若美国反悔谈判,或是谈判过程中毫无诚意,志司就要准备在8月份再次进行一次反攻战役,也就是第六次战役,打到美国真心实意坐在谈判桌上谈判为止。

  6月29日,毛主席再次致电彭德怀,再次指出:“志愿军应该积极准备作战,不使敌人有可乘之机。”

  由此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志愿军司令彭德怀在7月1日便开始着手考虑第六次战役计划。

  同日,彭德怀在发给毛主席的电报中,提出了自己关于发起第六次战役的初步设想:“坚持以三八线为界,若美国坚持现在的占领区,我即准备八月反击。”

  同时,彭德怀还在电报中说道:“若敌主动出击,而志愿军第3、第19兵团准备不及,即以担任一线月中旬“进行中等性的战役”。”

  7月2日,毛主席复电彭德怀:“在与美国谈判前及谈判过程中,志愿军前线部队需提高警惕,时刻准备战斗,若敌军大举进攻,则我军必须在第一时间予以反攻,将其打败。”

  从以上彭德怀发电毛主席,及毛主席复电彭德怀的电报内容中,我们可以明显看出:第六次战役的发起是与停战谈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

  志愿军是否会发起第六次战役,归根结底取决于美国对停战谈判的态度:若美国诚心诚意要跟中朝进行谈判,则志愿军不会发起第六次战役,反之若美国主动挑起事端,或是谈判毫无诚意,则志愿军必然最晚会在8月中旬发起第六次战役,用实力将美国逼到谈判桌上。

  7月8日,志愿军司令彭德怀正式以志愿军司令部的名义向志愿军各部下达了第六次战役的战术准备命令,向前线部队增调炮兵和坦克部队,要求各前线月初加强阵地防御工事,并组织步兵、炮兵和坦克协同战术的演练,务必保证所部战士在最佳战斗状态。

  谈判开始前,毛主席再次向志愿军司令部发电,指示:志愿军前线必须打起十二分精神,不可有任何松懈,要做好和谈不成功的准备。一旦不成功,志愿军还须继续打,要给敌人予以最沉重的打击,将其打回谈判桌上。

  果然,正如毛主席所料,美国根本就没有停战谈判的诚意,不但拒绝中朝提出的将三八线作为军事分界线和撤出一切在三八线内的军队的要求,甚至还妄图以武力恐吓中朝两国,逼迫中朝答应其无理的要求。

  中朝本着诚意谈判的态度,期间一再作出让步,可美国却毫无谈判诚意,一再变本加厉。

  因为美国的得寸进尺,毫无诚意,停战谈判一直到7月24日,谈了近半个月都毫无进展,始终未达成协议。

  “以目前情况来看,美国为维持其世界反动政治地位,信赖其装备优势还能够守住三面环海和狭长的朝鲜,且企图保持战争状态……同时企图将我国拖入长期战争,推迟新中国的建设事业……我再有几次胜利战争,打至三八线以南,然后我再撤回三八线为界,进行和谈,按比例逐步撤出在朝外国军队,坚持有理有节经过复杂斗争,争取和平的可能仍然是存在的如经过上述一切办法而不能达到和平,则继续打下去,在持久战中,我虽有许多困难,但可克服,最后赢得战争胜利是肯定的从全局观点来看,和的好处多,战亦不怕……我于八月中争取完成战役反击的准备,如敌不进攻,则至九月举行。最好是待敌人进攻,我则依靠阵地出击为有利”

  谈判过程中,美国近半月的得寸进尺,让彭德怀认识到:美国还没有被志愿军彻底打怕,他们还认为以自己的军事实力能够抵挡住志愿军的进攻,并守住现在占领的地区;

  美国毫无谈判的诚意,在他们看来,谈判是让志愿军有投降的机会,而不是给他们自己投降的机会。他们来参加停战谈判,更多的目的是想拖延时间,好让他们有足够的时间调配人员和装备物资,从而牢牢控制住占领地区;

  与此同时,美军也想利用朝鲜战场,将新中国拉入到长期战争中,从而拖住新中国的发展。

  由此,彭德怀就向毛主席建议,向美国发起第六次战役,用战场上的胜利,让美国明白,他们现在的唯一选择只有谈判。

  7月26日,毛主席复电彭德怀,指出:美国是否真相停战议和,待开城会议再进行若干次即可判明。但是只要美国一日不在停战协定上签字,战争就没有真正停止,因此志愿军积极准备战役作战,这是完全有必要的。

  尔后,在接下来几天的谈判中,美国继续无理要求,坚决反对我方提出的以“三八线”为界的要求,并得寸进尺地要求将军事分界线划在志愿军防御阵地的后方,企图占据志愿军军事腹地,并妄图以军事进攻胁迫我方答应其无理要求。

  鉴于此,为了打击美国的嚣张气焰,让其明白武力是威胁不到志愿军的,现在他们唯一的选择只有接受和谈。8月8日,彭德怀再次发电向毛主席提出发起第六次战役的设想。

  “志愿军已经做好连续激战二十天到一个月的准备,我第一梯队8个军不能再战时,第二个梯队共5个军也将适时投入战斗,再持续进行一个月的攻势,以迫使敌军屈服求和。”

  8月17日,美国依旧没有诚意和谈,仍然在谈判桌上狮子大开口,随即彭德怀以志愿军司令部和联合司令部的名义,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正式下达了第六次战役预备命令。

  志愿军司令彭德怀预定在9月10日前完成一切战斗准备,并于9月10日下午发起第六次战役。

  第六次战役仍然以志愿军为参战主力,朝鲜军派出4个军团配合作战。志愿军预计出动13个军,3个榴弹炮师、1个战防炮师、1个火箭炮师、3个坦克团和10个空军团参战。

  13个军分为2个梯队,以第19兵团3个军、第20兵团2个军、第42军、第47军和第26军等8个军为第1梯队;第3兵团3个军、第38军和第40军等5个军为第2梯队。

  由第1梯队对敌率先发起进攻,第42军、第47军负责围歼驻守在铁原地区的美第3师和土耳其旅;第26军和第20兵团2个军负责围歼驻守在金化地区的韩军第2师和美第25师2个团;第19兵团3个军则负责在铁原西南地区担任牵制和阻敌任务。

  2个梯队实行连续攻击,第1梯队与敌激战二十天到1个月后,由第2梯队接替,再与敌激战1个月,扩大战果。

  与此同时,为防止在我军对美军发起进攻时,美军突然在东、西海岸登陆,袭击我军大后方。志愿军和朝军同时派出3个军担任东、西海岸防御任务,其中人民志愿军3个军担任东、西海岸防御的第1梯队,志愿军第9兵团2个军和第39军则担任东、西海岸防御的第2梯队。

  不同以往五次战役,第六次战役打破了以往就打六七天的限制,实行连续攻击,2个梯队各打20天至1个月。同时,第六次战役的战略目标也不再是大规模围歼敌人,只是要求围歼敌2个师、1个旅和2个团。

  由此可见,第六次战役的战略目的,不在于歼敌,也不在于夺回要地,而是在于让美军明白,志愿军完全有能力对美军发起反攻,并有能力再次打败他们,从而逼迫美军老老实实地回到谈判桌上,诚心与我方谈判。

  然而,对于彭德怀提出的第六次战役的预定方案,志愿军司令部和都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首先,在开城参与停战谈判的志愿军副司令邓华在接到彭德怀于17日发来的预备命令的电报后,于次日复电彭德怀。

  电报中,邓华建议彭德怀不要主动对敌发起反击,他认为:当前美军在前线已拥有现代化的立体防御体系,以志愿军现有的力量和装备进行反击,将出现很大的伤亡。但是,如若我们能让美军离开自己构筑的阵地,主动对我军阵地发起进攻,那么以我军现有的力量和装备是足够将来犯之敌击垮的,并也能将其部分歼灭。

  同时,邓华在电报中,还建议彭德怀:即使现在我军不能立即进行战役反击,也应该进行小范围的反击,收复一些地方,将我军的阵地向美军阵地推进一些,从而便于我军可以更好地了解敌人阵地构筑及防御情况。

  邓华的建议,彭德怀很是重视,对第六次战役的预定方案作出了一些调整,并复电邓华作出了相应的解释:

  8月17日下达的预备命令,是为了把全军动员起来,积极准备作战,并非是最终的作战方案;对敌阵地发起进攻,是在空军的配合下进行的,是一次试探。如果打得动,就一鼓作气,占领敌阵地;如果打不动,则有计划地撤退,然后诱敌出击,在运动战中伺机歼灭敌人。

  尔后,8月19日,周总理根据毛主席的指示,以的名义复电彭德怀,提出:9月份对敌发起第六次战役再行考虑,能否将其改为抓紧准备而不发动。

  朝鲜境内缺乏我军可直接利用的机场。朝鲜多数机场要想满足空军所需,需要进行大规模的修缮和扩建。因此,想让空军在9月份参战,几乎不可能。一旦空军不能参战,我军后方的后勤补给线就将彻底暴露在美敌机面前,于我军大为不利。后勤补给跟不上。朝鲜半岛的雨季要在8月底才能结束,一些桥梁和道路也还未完全修通,要想在第六次战役发起前,补充前线部队所需的粮食、弹药等所有物资,国内很难完成。一旦发起第六次战役,我军得不到物资的补充,而美军也获悉此事,我军将陷入极大的被动之中。如若主动出击,以我军目前的力量和装备,将出现很大伤亡。美军在9月份主动对我军阵地发起进攻的可能性很小,因此第六次战役由我军主动出击的几率很大,以我军现有的装备很难在短时间内攻克美军牢固的阵地。到那时,时间拖得越久,则很有可能对我军就越不利,如此反而不利于我军停战谈判。

  在电报中,毛主席希望彭德怀认真考虑邓华所提出的“在军事上我应有所准备,纵目前不进行战役反击,也当尽可能作战术反击”的意见,并询问彭德怀能否在9月份进行战术反击。

  随后,彭德怀复电毛主席,表示可以选择对韩军阵地进行战术反击,实施局部进攻。

  之后,根据毛主席的指示,在彭德怀的领导下,志愿军在积极准备第六次战役的同时,于9月初对志愿军阵地前方敌人阵地发起了战术反击,歼敌数千人,沉重打击了敌人嚣张气焰。

  9月10日,志愿军司令部慎重商议了要求再行考虑发起第六次战役一事,彭德怀、邓华等首长认真审议了所给出的暂缓发起第六次战役的理由后,决定将第六次战役推迟到11月初进行,随后和毛主席也致电志愿军司令部,表示同意这个决定。

  然而,就在我军宣布暂缓发起第六次战役时,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及其领导的韩军却率先对我军阵地发起了秋季攻势。

  美国发起的秋季攻势,从9月上旬开始,至10月中旬结束,历时1个多月,最终的结局就是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付出伤亡7万余人的惨重代价下,只在局部地区推进阵地3-9公里,我军大获全胜,成功粉碎了其攻势。

  而在秋季攻势前,志愿军也成功协助朝军粉碎了美军的夏季攻势,同样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也伤亡7万余人,阵地也只推进2-6公里,我军和朝军同样大获全胜。

  夏季、秋季攻势,美国在付出了伤亡十五六万人的惨重代价下,是什么也没得到,其妄图在战场上获得在谈判桌上得不到的东西的幻想,被志愿军无情地击碎。

  尔后,被打服的美国不得不回到谈判桌上,被迫答应我方以“三八线”为军事分界线协议。

  与此同时,我方在夏季、秋季攻势的胜利,也让党中央和志愿军司令部认识到了战术性的反击作战,及积极防御作战,更有利于我军歼敌。

  如此,10月下旬,彭德怀根据夏季、秋季防御作战成功的经验,认为采取积极防御方针,对敌人消耗更大,更有利于我军,遂决定“十一月甚至年底,除特别有利的情况外,暂不准备进行全线大反击战役。”

  此后,志愿军从主动出击作战转到阵地防御作战。自此,第六次战役在事实上遂告撤销。

  党中央和志愿军司令部对第六次战役采取“加急准备而不发动”的战略方针,不但有效地维持了志愿军在谈判间隙的旺盛战斗力,更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军事压力,迫使美军不敢对志愿军阵地发动全面进攻。

  当时,“联合国军””总司令李奇微自第五次战役结束后,在每半个月给联合国安理会的作战报告中,就经常提到志愿军将要发起第六次战役,言语中表现的很是不安。

  为此,美国政府在得知此事后,也很是不安,当时美国国内就有人要求“参谋长联席会议检讨一下韩战的全盘战略”,主张“韩境停战”。

  第六次战役虽未发动,但是它的目的却达到了。志愿军“重兵备战,备而未发”的战略安排,其结果就是一方面美国不敢发起全面进攻,另一方面美国也不敢让停战谈判直接破裂。

  可以说,未发动的第六次战役,其做到了战争的最高境界,那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