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教育新闻 >
大声喊病人的名字,让他们知道医生没有放弃_健康频道_
发布日期:2020-06-05 00:35   来源:未知   阅读:

【我的抗疫故事】

2月7日,作为北京协和医院第二批医疗队中的一员,我和其他142名同事抵达武汉,与先期到达的第一批医疗队顺利会师。

初到武汉,是救治重症患者过程中最艰难的一段时期。工作量最高的时候,32张病床上就用了28台呼吸机。患者伴有感染性休克、肾衰竭等情况,从插管到死亡,平均时间是5天。看到一些患者病情很快恶化、死亡,非常难过。这个病的确会引起不少怪异的改变。2月17日,我和一线工作的内科医生发现,多位患者出现了“黑脚丫”。我们和医院后方的血液科专家赵永强教授探讨并推测出发病机制:这种新的病毒感染会引起炎症,并且会引发血液高凝状态,并进一步激发炎症。如果不及时干预,有可能很快进展为弥散性血管内凝血,加重呼吸衰竭,甚至心脏衰竭、休克死亡。

我们认为,高凝状态是发病的关键环节之一,应尽早实行抗凝治疗。从2月18日开始,根据在病房治疗的实际情况,我们尝试给予“黑脚丫”患者低分子肝素的抗凝治疗,使多名患者的肢端缺血得到控制,此后病情也好转了。低分子肝素这个药物价格便宜、易于监测,安全性也有保障,应用于重症患者治疗后效果明显。

在武汉,我们每天都处于紧张而又亢奋的状态。我们与当地医务工作者并肩战斗,抢救病人。我和师弟刘正印教授都五十多岁了,但还是每天都进病房,看患者状况,查体、看指标,发现新问题,再结合治疗经验解决,防微杜渐。我们还给队员们示范取咽拭子,因为这次来了很多年轻医生,有很多是90后。他们看到主任、专家都冲在前面,会更有勇气。当然,采集标本时医生接触到病毒的风险最大,我们是老医生了,要教年轻医生安全操作的技巧,保护好自己。

那段时间,我几乎没在晚上12点前睡过觉,我的体重也从最初的120斤掉到了104斤。肩周炎复发,每天要吃止疼药和安眠药才能入睡。但即便如此,我还是认为我应该在武汉抗疫一线。大声喊病人的名字,他们能听到,就会知道医生没放弃,就会愿意配合医生坚持下去,这对治疗很重要。

鏖战81天后,协和最后一批援鄂医疗队撤离,但我和5名同事选择继续留下来救治重症病人。如今新冠肺炎患者清零,我们由衷地感到欣慰。

武汉人民真的很不容易,很了不起。在两个多月的封城时间里,武汉人民非常配合,武汉的医生、医院的义工,即使有的家人都得病甚至过世了,仍然和我们战斗在一起,非常感谢他们。

作为一名在武汉抗疫一线奋战了80多天的感染病学医生,看到武汉的新冠肺炎患者终于清零,看到武汉街头从之前的空无一人到现在又重新热闹起来,看到街头老百姓的脸上又露出了笑容,我和每一位医护人员一样,感到非常骄傲和自豪!感谢英雄的武汉人民!

(作者:李太生,系北京协和医院感染内科主任)

(来源:光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