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新闻 >
95后女诗人穿越秦岭时遇难 报警人:疑似因煮饭一氧化碳中毒
发布日期:2022-06-22 20:14   来源:未知   阅读:

  2022年2月22日,有媒体证实95后诗人星芽在登山时遇难,年仅26岁。封面新闻记者联系到报警人,了解到星芽遇难的更多细节:星芽在秦岭一带登山,21日早晨,队友发现其不幸遇难。因为报警人曾在附近的塘口村开过农家乐,所以很多驴友都有他的电话。报警人称:据同行者描述,星芽疑似因一氧化碳中毒遇难。听说当时现场还有半锅水,但早上发现水都冻成冰了,星芽本人还呈坐姿。据悉,星芽的父母已经赶往事发现场。

  星芽是安徽屯溪人,2013年开始在浙江宁波求学,曾获得25届柔刚诗歌奖,第五届光华诗歌奖,2018年出版了诗集《动物异志集》,2020年又出版了《槲寄生的分行书》诗集,在诗歌圈颇有知名度。

  有驴友在悼念星芽时发帖称:除了高海拔长线外,星芽最喜欢参加本队拉练活动,或者拿着本人设计的轨迹自己走,其中她最喜欢的轨迹是“香山十二坡”,全程约43公里,累计爬升约4000米。据星芽的户外助手轨迹记录显示,她至少四次完成了香山十二坡路线的全程。本活动的计划轨迹,是以星芽最后两次走香山十二坡的实走轨迹为主拼接而成。

  封面新闻记者联系到报警人,此次同行驴友一共四男一女,星芽是唯一的女生,早晨同行者在星芽帐篷内发现其遇难,忙致电曾经认识的农家乐老板,请求帮忙报警。

  报警人:我现在没开客栈,我在县城住着。我的电话在网上好像发的很多,他们在网上一查都知道我的电话。我以前在塘口村开农家乐。

  报警人:说他们一个队员出事了,让我给他们帮忙报警,求我给爸爸爸妈报警,因为我离他们公安系统很近,就过去报警了。

  报警人:我的电话在网上都有的,只要是旅游的都有我的电话。因为我以前办个客栈,他们过去我搞个农家乐,他们都在我们家吃住,他们就写帖子发到网上,好多人求助什么的都是找我的。

  报警人:他们是网上约的,死掉的是星芽。星芽是从北京过来爬到秦岭,西安南面冰金顶下来了以后,然后又在爬山上。她应该是在帐篷里面做饭,一氧化碳中毒。听说还有半锅水,但早上发现水都冻成冰了,人还是个坐姿,坐在那死掉的。

  2022年2月20日05时32分,95后女诗人星芽发了一条动态,没想到,这竟是她朋友圈的最后一条动态。

  封面新闻记者联系到了一位曾接触过星芽的徒步者小甲(化名),对方表示:“去年的时候,星芽就曾约过我们,想跟我们一起去探路。不过,小甲并没有跟星芽一起出行,“她大部分(时候)都是独行侠,但这次是约了几位同伴一起的。”得知星芽去世的消息,小甲非常惋惜,“她还这么年轻。”

  关于星芽遇难的原因,小甲也有自己的猜测,“可能是突发疾病。”这个猜测基于她对众多信息的总结,“有个户外论坛网站上传出来的信息比较多,上面有条消息说,她是跪倒在地上的。另外还有个细节,就是她当晚要煮挂面吃,但这个挂面还没煮呢,如果是一氧化碳中毒,这些时间我猜测应该是不够的。”

  星芽是驴友们公认的速度强。“她的体力和经验都是互相积累下来的,如果你去论坛上看,会发现很多她的帖子。而且她每次的准备都很充足,突然遇难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意料到的。”

  小甲透露,“我听一个朋友说,星芽在上山之前咨询过他好多问题,包括燃料需要准备多少,山上的一些状况等。所以说,我相信星芽的准备一定是做足了的,但发生了这样一个意外,我们目前也都不知道什么原因。期待经过调查后,早点知道星芽发生意外的真正原因。”

  封面新闻还采访到一名北京的驴友,由于星芽也经常参加北京的活动,所以他对星芽有点印象:“北京有个户外队伍,有30-40公里的强线,我在报名表里曾经看到过星芽的名字,但是对她这个人没印象。”

  在这名驴友的记忆中,星芽每次参加活动基本上都是独来独往,很少跟其他人接触:“近郊一般没事儿,但是她走长线常自己单干,这样问题大了。喜欢单干的,在户外风险极大。”

  不过,这名网友也表示,星芽应该是一个户外能力极强的人:“参加这个户外队伍的基本上都是全马400的实力才能跟得上的。女生全马400,在户外小型越野赛都可以拿名次了。”

  曾经穿越过鳌太线的驴友凯凯告诉记者,“鳌太”线是一条纵贯秦岭鳌山与太白山之间的线路,也是秦岭山脉海拔最高的一段主脊,被誉为“行走在中华龙脊”上的探险,总的行进路程大约100公里,但是由于气候复杂多变,容易遇险。

  星芽去世的盆景园营地实际上并不是鳌山上一个叫做盆景园的景点,而是驴友们给这块有着丰富植被的地方起的一个名字。“盆景园这个地方虽然海拔有3000多米,但由于植被很丰富,走在里面就像是在盆景森林里穿越一样,所以就叫做盆景园。”

  在凯凯的印象里,盆景园的气候非常复杂多变:“当时我去的时候突然下雾,能见度非常低,什么都看不见,我们在森林里走了2个多小时一直都在迷路,而且后来还下起了大雨,我甚至还出现了失温的反应。”

  凯凯告诉封面新闻记者,离开盆景园之后下一个可以扎营的地点叫做“导航架”,这也是驴友起的名字,因为之前有人在这里用木头和石头堆了一个标志,给后来人指路。“但是我们从盆景园到导航架,因为大雨走了8个小时。”

  盆景园营地已经到了森林的边缘,差不多走出森林了,不过还是零星散布一些低矮的灌木,地势算是较开阔,同时也是山坡与山脊的过渡地带,过了盆景园就是山梁,遇上天气恶劣就没办法躲避了。

  “鳌太线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全程水源地很少,因此大家都必须背着很多水才能保证饮水安全。”凯凯当时带的水也不够喝,“幸亏当时下了大雨,我们知道之后要沿着山脊走整整一天,没有任何水源,所以用矿泉水瓶子接了2瓶水才够喝。要知道,虽然在下面大风大雨,结果后来到了山脊就开始出大太阳,对于水的要求很大。”

  另一名资深驴友告诉封面新闻记者,驴友们选择营地的主要条件还是水源,避风,平坦,再考虑风景,冬季因为天气的因素要么选2900树林营地,要不就是盆景园营地了。

  盆景圆离塘口村如果天气好走的快,也就是两个半小时到三个小时的路程。“原路返回的话,都是下坡,冬季需要考虑路滑的因素,可能会慢一点。”

  23日中午,封面新闻记者采访到了太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人员,得知星芽去世的消息,该工作人员表示并不清楚,也没听过“盆景园营地”这一说法。“我们还真没有接到什么这方面的消息,是不是不在这边这条线?”

  该工作人员坦言,近年非法穿越鳌太线的人屡禁不止,“鳌太线比较险峻,道路崎岖,沟比较深,面积也大,找个人不容易。我们也经常搞活动、做宣传,警示大家千万不要非法穿越,但是很多人不听,就要挑战一下。”

  四川英济律师事务所律师胡音表示,鳌太线禁止穿越,《旅游法》第十五条规定:旅游者违反安全警示规定,或者对国家应对重大突发事件暂时限制旅游活动的措施、安全防范和应急处置措施不予配合的,依法承担相应责任。

  第八十二条规定 旅游者在人身、财产安全遇有危险时,有权请求旅游经营者、当地政府和相关机构进行及时救助。旅游者接受相关组织或者机构的救助后,应当支付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

  根据现实情况,整个鳌太线沿途的多个地方政府是发布了禁止穿越的公告的,所以当地政府有权对其进行处罚。且如果因为相应的救援产生损失费用,还可以追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