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女性生活 >
生死巡逻路
发布日期:2022-06-20 14:11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经过4天的艰难跋涉,西藏军区“墨脱戍边模范营”的巡逻官兵又一次登上墨脱某山口。站在这条没有界碑、人迹罕至的边防线上,他们手握钢枪,面向国旗庄严宣誓:“我站立的地方是中国,我用生命捍卫守护。”

  这是一代代“墨脱戍边模范营”官兵守护了60年的地方。1962年,西藏军区158团一部官兵翻越雪山峡谷,长途跋涉至此,将五星红旗插上这片神圣的国土。随后的60年间,一茬茬官兵前赴后继扎根边防,用青春和热血守卫祖国领土,被授予“墨脱戍边模范营”荣誉称号。

  墨脱位于西藏东南部,从地图上看,喜马拉雅山脉勾尾于此,雅鲁藏布江纵贯其间。因为江河阻隔、雪山环绕,这里一度被称为“雪山孤岛”。“墨脱戍边模范营”官兵驻守在这里,出色地完成了党和人民赋予的各项任务。

  进墨脱不易,守墨脱更难。官兵们的巡逻点位位于原始森林深处的无人区,一路上,巡逻官兵会遇到几乎垂直的悬崖,攀爬时,面前是望不到顶的石壁,身后是汹涌的江河。因为环境恶劣,执行巡逻任务的时间总不能固定,短则一两天,长则10余天。官兵们一路风餐露宿,钻密林、攀绝壁、过塌方,还要提防蚂蟥、毒蛇、毒蜂的袭击。

  60年前158团来时,路上要翻越海拔4000米的雪山,跨过40多条急流飞瀑,攀过20多处悬崖绝壁。在首批进军墨脱的队伍中,时任副指导员伍忠伦因剧烈的高原反应失去了生命。当时他作为收容组组长走在队伍最后,第二天他的遗体被发现时,还保持着向墨脱方向攀爬的姿势,十指深深抠进冰雪里,身后是一条数百米长爬行留下的雪道印迹。

  年仅27岁的伍忠伦成为牺牲在墨脱的第一位军人。60年来,该营共有30名官兵牺牲在边防线日,巡逻官兵行至一处陡峭山坡时,泥石流突然呼啸而下。战士颜云潮惊呆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生死关头,一连班长饶平冲了过去,奋力将他推开,自己却不幸被泥石流吞没。

  在抬头望雪山、低头见深渊的巡逻路上,危险如影随形。2017年9月20日,官兵冒雨巡逻,在通过一处陡峭山体时,飞石突然砸下。五连战士梁昆炜提醒战友避险的话“大家小……”还没有喊完,就被飞石击倒在地。随队军医最终没能挽回他的生命,梁昆炜牺牲时年仅19岁,3个月后他就要退役与家人团聚了。

  但恶劣的自然环境、危险的巡逻路阻挡不了“墨脱戍边模范营”官兵守护祖国边防线的脚步。一次过鹰嘴崖时,上等兵张竣因脚底打滑,一个趔趄差点儿坠落悬崖,多亏班长一把将他抓住。后来班长问他怕不怕,脸色苍白的张竣摇着头说,“不怕,再险我也要到边境线上去”。

  中士邱诗海则在巡逻途中,因长时间行军出现过休克。几个战士扶着他躺下,不停地搓他全身,并用压缩干粮碾成粉末拌以盐水,倒进嘴里为他补充能量。稍事休息后,恢复清醒的邱诗海爬起来,又毅然加入了前进的队伍。

  最艰险的一次,营里奉命前往被雪山阻隔的无人区执行任务,沿途山高路险,最低气温达零下25摄氏度,连经验丰富的老猎户都说此去凶多吉少。但官兵们毫无畏惧,他们翻越数座海拔4000多米的雪山,蹚过厚达一两米的积雪,全副武装赶往任务点。

  那几天,官兵们每天行军12个小时以上,白天穿越森林、雪山、沼泽和乱石岗,晚上用塑料篷布挡雨雪,铺树枝当床垫。在雪线上行走太久,刚开始还能看清路,到后来遇到暴雪、冰雹、雨雾等极端天气,情况越来越糟糕。

  雨雪最大的一晚,队伍无法前进,只能原地宿营,等待风雪减小。因为没有可燃物取暖,大家挤坐在一起,谁也不敢睡觉,靠聊天说话证明自己“还活着”。聊着聊着,对话内容就变成了“让家属把小孩抚养成人”“把银行卡带给家人”等“遗言”。

  那次任务结束后,几乎每一位官兵都出现了雪盲、吞咽困难、皮肤皲裂等情况,一些官兵的体重因此急剧下降。但不少老兵说,也是在任务中,体会到了什么叫“用青春与生命捍卫祖国的每一寸领土”。

  巡逻路上特别艰险的地方,官兵们自发为它们取了名字,“老虎嘴”“刀背山”“无底滩”“雪人坡”等地名被沿用至今。因为危险重重,该营所在团有一个“铁规定”,团党委常委常态化带队与官兵们一起执行巡逻任务。

  官兵们把常走的巡逻路称为“英雄路”,他们以走上“英雄路”为荣。战士高超曾突发高原肺水肿,情况危急,他随后被直升机紧急转运至最近的医院进行救治。转危为安后,刚刚康复的高超立刻又申请参加连队巡逻任务。他说,“边防官兵以巡逻为骄傲,巡逻越多越光荣,我不能落下!”

  戍边6年的战士张高笙收集了12根蜂刺,这是他执行巡逻任务的见证。一次,张高笙走在队伍前开路,不小心触动了一窝毒蜂。他扭头就跑,边挥舞毛巾边高声提醒战友:“快隐蔽,有毒蜂!”可没跑多远,张高笙就倒下了。

  等毒蜂散去,战友们发现张高笙呼吸急促,身体不停抽搐,一只眼睛肿得睁不开。经检查,军医李俊彪发现张高笙被毒蜂蜇了好几次,从他身上拔出4根蜂刺。

  尽管差点因此丧命,但服役期满时张高笙还是选择留队,继续守在边防线上。教导员蒋福养认为,留住官兵的是边防军人戍守边关的责任与使命感,“因为大家知道,身上肩负着祖国和人民的重托。如果今天我们把领土守小了、把主权守丢了,明天就要用鲜血和生命来换取。”蒋福养说。

  战士樊哲阳曾患自发性气胸,医生建议他不要再上高原。可做完手术,樊哲阳又回到了边防线上。在背运物资任务中,他靠吃丹参滴丸翻过雪山,战友们劝他不要再去了,樊哲阳却说,“山高路险,我不去不放心”。

  军医郑宗钊在墨脱戍边6年,好不容易考取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可在2015年6月毕业时,他毅然选择回到墨脱继续守边,至今已参加边防巡逻80余次,处置伤情100余次,对所属巡逻路线异常熟悉,成为连队有名的“活地图”。

  戍守墨脱60年,“墨脱戍边模范营”的一茬茬官兵扎根于此,用青春和热血守护祖国领土完整与人民生活安宁。而部队的到来,也带给墨脱人民另一种全新的生活。

  驻扎墨脱的第二年,官兵们就翻山跨江,将12根300米长的主钢缆扛进墨脱,在雅鲁藏布江上架起第一座钢索桥,从此这座“雪域孤岛”得以与外界连通。2013年,在各方的努力下,墨脱公路建成通车,结束了当地不通公路的历史,墨脱县再次迎来经济社会大发展的历史机遇。

  60年间,官兵们在墨脱创造出“29个第一”:办起第一所学校,建起第一个卫星地面接收站,修建第一座水电站……结束了墨脱不通电、不通电话、不通网络的历史。

  上世纪60年代初,第一所军办小学在墨脱开课,现代教育从此走进这座边境小城。1994年,该营又在背崩乡中心小学成立“勇为班”,坚持每年选派一名文化基础好的战士义务支教。

  义务支教时间最长的一位“兵老师”坚持了18年,所教的学生有1800多名考上初中,200多名考上大学,被群众亲切地称为“玛米更拉”(意为“穿军装的老师”)。直到今天,墨脱的学校里还保留着解放军任职“国防副校长”的传统。在背崩乡中心小学,墨脱人民为了表达对子弟兵的感激之情,于2018年修建了一座雕塑:一名扎着腰带的解放军战士,双手牵着两名戴红领巾的当地学生。

  改变的是墨脱人民的生活,不变的是“墨脱戍边模范营”60年来传承至今的扎根雪域边陲、甘愿奉献的使命与责任。2021年10月,墨脱迎来了首批成建制进驻的24名大学生女兵。聆听了戍边前辈的英雄故事后,这批平均年龄不到25岁的女兵备受鼓舞,她们在训练、任务中克服性别、生理上的不便,和男兵们一起像钢钉一样铆在边防线上。

  墨脱的边境线上没有界碑,官兵们用脊梁挺立成界碑,每次巡逻到达点位,他们都会展开五星红旗庄严宣示主权:“我站立的地方是中国,我用生命捍卫守护。边防有我在,请祖国和人民放心。”铮铮誓言,回荡在钢铁边防线上。

  版权声明:凡本网文章下标注有版权声明的均为中国青年报社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使用。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近日,经过4天的艰难跋涉,西藏军区“墨脱戍边模范营”的巡逻官兵又一次登上墨脱某山口。站在这条没有界碑、人迹罕至的边防线上,他们手握钢枪,面向国旗庄严宣誓:“我站立的地方是中国,我用生命捍卫守护。”

  这是一代代“墨脱戍边模范营”官兵守护了60年的地方。1962年,西藏军区158团一部官兵翻越雪山峡谷,长途跋涉至此,将五星红旗插上这片神圣的国土。随后的60年间,一茬茬官兵前赴后继扎根边防,用青春和热血守卫祖国领土,被授予“墨脱戍边模范营”荣誉称号。

  墨脱位于西藏东南部,从地图上看,喜马拉雅山脉勾尾于此,雅鲁藏布江纵贯其间。因为江河阻隔、雪山环绕,这里一度被称为“雪山孤岛”。“墨脱戍边模范营”官兵驻守在这里,出色地完成了党和人民赋予的各项任务。

  进墨脱不易,守墨脱更难。官兵们的巡逻点位位于原始森林深处的无人区,一路上,巡逻官兵会遇到几乎垂直的悬崖,攀爬时,面前是望不到顶的石壁,身后是汹涌的江河。因为环境恶劣,执行巡逻任务的时间总不能固定,短则一两天,长则10余天。官兵们一路风餐露宿,钻密林、攀绝壁、过塌方,还要提防蚂蟥、毒蛇、毒蜂的袭击。

  60年前158团来时,路上要翻越海拔4000米的雪山,跨过40多条急流飞瀑,攀过20多处悬崖绝壁。在首批进军墨脱的队伍中,时任副指导员伍忠伦因剧烈的高原反应失去了生命。当时他作为收容组组长走在队伍最后,第二天他的遗体被发现时,还保持着向墨脱方向攀爬的姿势,十指深深抠进冰雪里,身后是一条数百米长爬行留下的雪道印迹。

  年仅27岁的伍忠伦成为牺牲在墨脱的第一位军人。60年来,该营共有30名官兵牺牲在边防线日,巡逻官兵行至一处陡峭山坡时,泥石流突然呼啸而下。战士颜云潮惊呆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生死关头,一连班长饶平冲了过去,奋力将他推开,自己却不幸被泥石流吞没。

  在抬头望雪山、低头见深渊的巡逻路上,危险如影随形。2017年9月20日,官兵冒雨巡逻,在通过一处陡峭山体时,飞石突然砸下。五连战士梁昆炜提醒战友避险的话“大家小……”还没有喊完,就被飞石击倒在地。随队军医最终没能挽回他的生命,梁昆炜牺牲时年仅19岁,3个月后他就要退役与家人团聚了。

  但恶劣的自然环境、危险的巡逻路阻挡不了“墨脱戍边模范营”官兵守护祖国边防线的脚步。一次过鹰嘴崖时,上等兵张竣因脚底打滑,一个趔趄差点儿坠落悬崖,多亏班长一把将他抓住。后来班长问他怕不怕,脸色苍白的张竣摇着头说,“不怕,再险我也要到边境线上去”。

  中士邱诗海则在巡逻途中,因长时间行军出现过休克。几个战士扶着他躺下,不停地搓他全身,并用压缩干粮碾成粉末拌以盐水,倒进嘴里为他补充能量。稍事休息后,恢复清醒的邱诗海爬起来,又毅然加入了前进的队伍。

  最艰险的一次,营里奉命前往被雪山阻隔的无人区执行任务,沿途山高路险,最低气温达零下25摄氏度,连经验丰富的老猎户都说此去凶多吉少。但官兵们毫无畏惧,他们翻越数座海拔4000多米的雪山,蹚过厚达一两米的积雪,全副武装赶往任务点。

  那几天,官兵们每天行军12个小时以上,白天穿越森林、雪山、沼泽和乱石岗,晚上用塑料篷布挡雨雪,铺树枝当床垫。在雪线上行走太久,刚开始还能看清路,到后来遇到暴雪、冰雹、雨雾等极端天气,情况越来越糟糕。

  雨雪最大的一晚,队伍无法前进,只能原地宿营,等待风雪减小。因为没有可燃物取暖,大家挤坐在一起,谁也不敢睡觉,靠聊天说话证明自己“还活着”。聊着聊着,对话内容就变成了“让家属把小孩抚养成人”“把银行卡带给家人”等“遗言”。

  那次任务结束后,几乎每一位官兵都出现了雪盲、吞咽困难、皮肤皲裂等情况,一些官兵的体重因此急剧下降。但不少老兵说,也是在任务中,体会到了什么叫“用青春与生命捍卫祖国的每一寸领土”。

  巡逻路上特别艰险的地方,官兵们自发为它们取了名字,“老虎嘴”“刀背山”“无底滩”“雪人坡”等地名被沿用至今。因为危险重重,该营所在团有一个“铁规定”,团党委常委常态化带队与官兵们一起执行巡逻任务。

  官兵们把常走的巡逻路称为“英雄路”,他们以走上“英雄路”为荣。战士高超曾突发高原肺水肿,情况危急,他随后被直升机紧急转运至最近的医院进行救治。转危为安后,刚刚康复的高超立刻又申请参加连队巡逻任务。他说,“边防官兵以巡逻为骄傲,巡逻越多越光荣,我不能落下!”

  戍边6年的战士张高笙收集了12根蜂刺,这是他执行巡逻任务的见证。一次,张高笙走在队伍前开路,不小心触动了一窝毒蜂。他扭头就跑,边挥舞毛巾边高声提醒战友:“快隐蔽,有毒蜂!”可没跑多远,张高笙就倒下了。

  等毒蜂散去,战友们发现张高笙呼吸急促,身体不停抽搐,一只眼睛肿得睁不开。经检查,军医李俊彪发现张高笙被毒蜂蜇了好几次,从他身上拔出4根蜂刺。

  尽管差点因此丧命,但服役期满时张高笙还是选择留队,继续守在边防线上。教导员蒋福养认为,留住官兵的是边防军人戍守边关的责任与使命感,“因为大家知道,身上肩负着祖国和人民的重托。如果今天我们把领土守小了、把主权守丢了,明天就要用鲜血和生命来换取。”蒋福养说。

  战士樊哲阳曾患自发性气胸,医生建议他不要再上高原。可做完手术,樊哲阳又回到了边防线上。在背运物资任务中,他靠吃丹参滴丸翻过雪山,战友们劝他不要再去了,樊哲阳却说,“山高路险,我不去不放心”。

  军医郑宗钊在墨脱戍边6年,好不容易考取原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可在2015年6月毕业时,他毅然选择回到墨脱继续守边,至今已参加边防巡逻80余次,处置伤情100余次,对所属巡逻路线异常熟悉,成为连队有名的“活地图”。

  戍守墨脱60年,“墨脱戍边模范营”的一茬茬官兵扎根于此,用青春和热血守护祖国领土完整与人民生活安宁。而部队的到来,也带给墨脱人民另一种全新的生活。

  驻扎墨脱的第二年,官兵们就翻山跨江,将12根300米长的主钢缆扛进墨脱,在雅鲁藏布江上架起第一座钢索桥,从此这座“雪域孤岛”得以与外界连通。2013年,在各方的努力下,墨脱公路建成通车,结束了当地不通公路的历史,墨脱县再次迎来经济社会大发展的历史机遇。

  60年间,官兵们在墨脱创造出“29个第一”:办起第一所学校,建起第一个卫星地面接收站,修建第一座水电站……结束了墨脱不通电、不通电话、不通网络的历史。

  上世纪60年代初,第一所军办小学在墨脱开课,现代教育从此走进这座边境小城。1994年,该营又在背崩乡中心小学成立“勇为班”,坚持每年选派一名文化基础好的战士义务支教。

  义务支教时间最长的一位“兵老师”坚持了18年,所教的学生有1800多名考上初中,200多名考上大学,被群众亲切地称为“玛米更拉”(意为“穿军装的老师”)。直到今天,墨脱的学校里还保留着解放军任职“国防副校长”的传统。在背崩乡中心小学,墨脱人民为了表达对子弟兵的感激之情,于2018年修建了一座雕塑:一名扎着腰带的解放军战士,双手牵着两名戴红领巾的当地学生。

  改变的是墨脱人民的生活,不变的是“墨脱戍边模范营”60年来传承至今的扎根雪域边陲、甘愿奉献的使命与责任。2021年10月,墨脱迎来了首批成建制进驻的24名大学生女兵。聆听了戍边前辈的英雄故事后,这批平均年龄不到25岁的女兵备受鼓舞,她们在训练、任务中克服性别、生理上的不便,和男兵们一起像钢钉一样铆在边防线上。

  墨脱的边境线上没有界碑,官兵们用脊梁挺立成界碑,每次巡逻到达点位,他们都会展开五星红旗庄严宣示主权:“我站立的地方是中国,我用生命捍卫守护。边防有我在,请祖国和人民放心。”铮铮誓言,回荡在钢铁边防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