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会新闻 >
苏轼与竹_竹子_东坡_才能
发布日期:2022-05-10 04:02   来源:未知   阅读:

  苏轼在黄州时,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号叫东坡。那么为何不叫西坡、北坡呢?除了他在黄州自己开辟的那块土地位于住宅的东面之外,究其原因可能与他的少年时代的爱好有关,那就是种树。苏东坡年少时喜欢在眉山东冈栽种松树,有诗为证:

  他不是种了就不管,而是每隔一阵就去浇水,悉心栽培树苗。久而久之,这种习惯就保留下来,即便后来随命运漂泊各地,他也把种树栽竹的习惯带到那里。 他后来最为推崇“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陶渊明,不仅仅是仕途漂泊导致的,而是家乡的竹影、竹声、竹香,一直飘摇在他的梦境与想象中。他最喜欢做的事除了播麦插秧、栽花植树,另外就是种竹子了。不仅在黄州种,在密州、颍州、杭州、湖州期间,也大力提倡种竹。即便是后来年近花甲被贬岭南,他也把这闻之色变的“瘴疠之地”视为第二故乡,并在惠州小西湖孤山上筑园造景,并种下了大量竹梅等花木。“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作为诗人,苏东坡总能透过竹梢感受到早早来临的春意。

  一个人在私家园林里度过的童年是十分快乐的。苏轼五六岁的时候,成天和姐姐八娘、弟弟苏辙在院坝里玩耍,里面竹子尤其多,斑竹、慈竹、水竹、楠竹、苦竹、大琴丝竹、小琴丝竹随处可见。现在的眉山和青神县,传承苏轼的竹文化精神,大力种植各类竹子,目前,拥有中国竹子种类品种最多的公园。苏轼后来这样描绘自己的家:“门前万竿竹,堂上四库书”。登高远望,丘坡田湾之间,家家户户无不安居于幽篁环抱之中。但凡有竹的地方必有川西林盘,林盘中有家的地方必有连绵的竹涛。房前屋后,竹绕家围,炊烟袅袅飘过竹梢,成为了苏轼童年最美好的乡村记忆。竹子不但可以成为玩耍的竹马,竹子那“萧然风雪意,可折不可辱”的坚韧秉性,更令他无限神往。在竹子的清雅脱俗之间,在竹子的恬淡快意之上,在竹子的刚毅坚贞之内,在竹子的虚怀若谷之外,竹子早已经在俯仰之间植入了他的灵魂。

  别人说,东坡爱竹、东坡似竹人;我说,竹子俨然构成了苏轼的脊柱。我们唯有在“心静识风影”之余,才能抵达“天寒现竹魂”的领域。据不完全统计,苏东坡笔下与竹有关的诗词有50多首。在西方经典里,将神奇的石头比喻为“活石”,其实我们透过苏轼的平生功业与诗词文章,方能体味到何为“活竹”!

  竹似贤,何哉?竹本固,固以树德,君子见其本,则思善建不拔者。竹性直,直以立身;君子见其性,则思中立不倚者。竹心空,空以体道;君子见其心,则思应虚受者。竹节贞,贞以立志;君子见其节,则思砥砺名行,夷险一致者。夫如是,故君子人多树为庭实焉。

  贞元十九年春,居易以拔萃选及第,授校书郎,始于长安求假居处,得常乐里故关相国私第之东亭而处之。明日,履及于亭之东南隅,见丛竹于斯,枝叶殄瘁,无声无色。询于关氏之老,则曰:此相国之手植者。自相国捐馆,他人假居,由是筐篚者斩焉,彗帚者刈焉,刑余之材,长无寻焉,数无百焉。又有凡草木杂生其中,菶茸荟郁,有无竹之心焉。居易惜其尝经长者之手,而见贱俗人之目,剪弃若是,本性犹存。乃芟蘙荟,除粪壤,疏其间,封其下,不终日而毕。于是日出有清阴,风来有清声。依依然,欣欣然,若有情于感遇也。

  嗟乎!竹植物也,于人何有哉?以其有似于贤而人爱惜之,封植之,况其真贤者乎?然则竹之于草木,犹贤之于众庶。呜呼!竹不能自异,唯人异之。贤不能自异,唯用贤者异之。故作《养竹记》,书于亭之壁,以贻其后之居斯者,亦欲以闻于今之用贤者云。

  白居易总结出的竹子四大美德,可谓是正直之士做人的准则。而当一个人逐渐领悟到不能做这个世界上的怪竹、病竹、恶竹之余,他才能平静地接近竹子“心空”之境。我们更要看到,从不攀附的竹子虽然柔韧,但不要忘了,竹子、竹篾也有锋刃,而且异常锋利!

  竹子有实心竹与虚心竹之别。实心竹主要的品种有箭竹、刚竹、紫竹、佛肚竹等,而绝大多数竹子都是空心的。实心竹比较特别,总体比空心竹要细小,但其质地比空心竹还要好,主要体现在它们的坚韧度、柔韧度以及更高的观赏性上。那么,在实心与虚心之间,在刚性与韧性之间,在粗大与细小之间,在盈满与空疏之间,如何才能做到一种最佳的爆发力与可以矫枉过正的身形?

  初唐“四杰”之一的王勃来过四川,他所作《慈竹赋》一文,赋予慈竹的特征是:“如母子之钩带,似闺门之悌友。恐独秀而成危,每群居而自守。”在苏轼精神世界里,竹还是母慈子孝、兄弟亲情的孝义精神的象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